【二附院故事】(2)我身边的党员

作者:党建团建 发布时间:2016-12-27 点击数:

讲述人:edf壹定发实习生 熊志峰

 

  2016年07月25日,这是我在二附院磁共振室实习的第七个星期,早上五点就有病人在家属们的陪同下等候着做磁共振检查。对于刚来实习的我来说有点不可思议,这么早就有病人做检查,而对于已经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尹建华老师来说,却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
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尹老师日夜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一年365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吃在医院、住在科室。在他的工作台边上有一排矮柜,因为经常没日没夜地加班,现在被子一铺,就成了尹老师的“值班床”。陪伴着尹老师工作好几年的师兄们,在提起尹老师的时候,言语中流露的是深深地敬意!晚上预约的患者MRI检查结束后,尹老师在等待急诊患者检查时,是一天难得的“闲暇时光“,会跟我们这些跟班的学生讲讲扫描的技术要领,接待检查患者的注意事项。当然,也会跟我们聊聊人生,聊聊他内心那份对事业的热爱和对理想的追求。

 

  选择了这个职业,就是选择了奉献!

 

  我问起尹老师,在医院工作几十年,吃在医院、住在科室,为了什么?家人怎么看?尹老师打趣道:“几十年在这吃喝拉撒睡,图个方便。家里人之前有过不理解,后来慢慢的理解了、也变得支持了。毕竟我选择的是这个职业,也就是选择了奉献嘛”。科室的另一位老师告诉我说,尹老师经常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,加班加点为病人服务,他从不去计较个人的得失,时时刻刻想着的是需要来做检查的病人,急病人所急,想病人所想。对于这样一位无私奉献的长者,无论是从他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中,还是从别人的钦佩的眼神中,我们都有理由相信:即便是那所谓的方便,也是为了方便病人,为了更好地为病人提供优质的服务。

 

  无意间我们提起了现在的医患关系,这让尹老师想起了几年前的发生的一件事。那是2011年某个晚上,尹老师当晚班,晚上六点左右,来了一位人高马大的男子,50岁左右,自称是急诊来做检查。就在这时,又来了一位70多岁的危重病人。当时条件有限,只有一台磁共振设备。尹老师认为需要先给病情危重的老人等会做检查。在跟前面那位病情较轻的男子协商时,他突然卡着尹老师的脖子表示不同意,需要先给他做,并威胁说,如果不给他先做就要掐死尹老师。尹老师再三解释无效的情况下,只好找来保安暂行控制那位男了。坚持按原则先给那位老人行检查。

 

  说的人比较淡定,但对于我们这些听的人来说,心里却是慌慌的。当问及尹老师那个时候怕不怕的时候,尹老师不假思索地、带着开玩笑的口吻回答我们:“谁不怕死,我也怕死,但我更怕病人出意外。做我们这行的,经常会遇到病人或家属不理解的时候,甚至会受到各种威胁。但我们是医务工作者,更是一名共产党员,我们要为了病人着想,敢于坚持自我,捍卫原则”。

 

  接着尹老师又给我们讲述了另外一件“小事”。那是2013年的一天,那天并非尹老师当班,凌晨四、五点左右,来了一位80多岁的急诊病人需要做头颅磁共振检查。按常理说颅脑平扫只需要20分钟,但当时的值班医生做了半个多小时,一直在劝导病人不要动,可是病人由于神志不太清楚,头部时不时地摆动。正在睡觉的尹老师被吵醒之后,起来协助值班医生完成平扫。但病人还需要做一项MRA的检查,此时病人由于神志不清无法配合完成该项检查。尹老师认为颅脑平扫已经可以进行诊断,建议患者先回急诊病房,等病情稳定后再来完成MRA检查,以争取最佳的治疗时间。于是告知病人家属相关情况。可病人家属心急,未能理解尹老师的一片好心,冲着尹老师便威胁:“不做这个,我拿刀捅死你”。更为恶心的是将口水吐在尹老师脸上。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他竟能丝毫没有反手或恶言相向。如果尹老师马虎一点,完全可以按程序做完检查,图像好不好等第二天医师来评估,不行再回来补扫描。可是尹老师并没有选择敷衍了事,抱对病人负责的态度进行了必要的处置。尹老师告诉我们:“将心比心,家属的态度虽然恶劣了一些,但我还是理解,选择了隐忍。我们要对每一位病人负责到底”。

 


院史陈列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 隐私政策 联系我们 科室登录

江西省南昌市民德路1号 邮编:330006 邮箱:jyefy@126.com 联系电话:0791-86297662医院咨询电话:0791-86120120 医院作风建设意见箱:ncdxefy@126.com
Copytight ©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:edf壹定发 赣ICP备08001063(洪卫网审【2014】第10号)